我妈是剑仙_章节目录 第 13 部分阅读

    影迅速靠近,同样是海军将领。

    他们踩着月步前往银海,依照作战计划,将领们会得抵达最前线,与海妖短兵相接,不让它们攻击军舰。

    舰队负责外围炮击,直到海妖王现身,近身战斗的人会群起而攻之。

    最后,海军将彻底消灭食人妖兽。

    波鲁萨利诺哼了声,足尖鞋底碾了碾甲板,刹那间身形原地消失,下秒又重新聚拢在银海上空,越过特里顿,闪现在最靠近千岁百岁的位置。

    她在银海中央的上方,他在离她几米的距离。

    察觉他的靠近,混乱里她似乎偏首盯了他眼,只是没来得及说什么,顷刻间又被扑出来的妖兽带去注意力。

    波鲁萨利诺稳住身形,第件事就是抬手对准脚下,元素化的指尖迸/射炙热辉芒,光我妈是剑仙束击杀织出道网,朝着海中妖兽普天盖地罩落。

    升腾到半空的线影颓然堕落,银亮海水被光束斩得四分五裂,海妖嘶叫挣扎

    看着它们碎成片片,波鲁萨利诺眼睛里带出几丝残忍的快意。

    它们的数量超过海军预计,甚至到了多不胜数的地步我妈是剑仙,千岁百岁尽力拖延时间,十几分钟之内她已经杀死许多,可它们还是前仆后继出现。

    批接着批,并且后来出现的妖兽们,明显比死去的更强大,简直

    如果放在战场上,海妖们的行为如同战略,首先消耗数量庞大的兵卒,接着上阵的是力量略胜筹的将领,最后,才是王

    心念飞转的同时,波鲁萨利诺加快攻击速度,无差别释放击杀光束,试图抢先全面杀死海水里蚂蚁样涌现的海妖。

    他的举动同样使得妖兽们集中注意力反击。

    数不清的线影泯灭在银海,紧接着有数不清的蛇影嘶叫着窜到半空,它们不惧死亡般,甚至拿同类尸骨作为盾牌迎击光束。

    终于,不久前才得到恶魔果实能力的波鲁萨利诺没能完美掌握力量,短时间猛烈攻击之后,他的速度缓下来。

    而趁着这点间隙,几只不知哪里窜出来的妖兽避过明黄光束,利爪獠牙,姿态狞恶地逼近,嚎叫声戾气十足。

    腥臭合着破空之音扑面而来。

    元素化的身体已经作好被撕裂的准备,然而波鲁萨利诺没有等到人生第次败北,海妖紫黑的利爪堪堪停在几公分距离,人类躯体与蛇虫半身混合的腰腹突地破裂。

    银亮汁液飞溅而起,那妖物脸上犹带几丝兽/性,身躯却断成两截,外来暴力折断的腰腹间只余得小块皮肉连接,软软地堕落。

    缓缓的眨了眨眼睛,波鲁萨利诺的视线停在咫尺间的柔美身影上,方才霎间,千岁百岁骤然闪现替他杀死来袭的妖物。

    她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几乎是毫无预兆然而,依照往日里她的表现来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因为成年,那么她的族群

    那个未知族群的力量未免太过强大了吧?

    波鲁萨利诺微微瞪大眼睛,迟钝的挪开盯着她素白肌肤的视线,看进双眼睛。

    定神看,随即又下意识倒吸口气。

    “百岁你你的眼睛”

    呆愣中,波鲁萨利诺甚至忘记掩饰,失声低呼,“金银妖瞳”

    她的眼睛之前因为太过混乱又隔得有些距离,所以发生异样时他无所觉,这时候离得近了,他才发现,千岁百岁的双眼睛竟变得无比诡异。

    右眼呈现纯然银色,左眼却是深邃的蓝。

    金银妖我妈是剑仙

    波鲁萨利诺曾经隐约听说过,偶尔有人会出现此类症状,是虹膜异色症,确切的说是人类种身体异变。

    可是,千岁百岁的眼睛,虹膜是墨黑色,怎么可能短时间内

    又是她族群的特征吗?

    错愕中,波鲁萨利诺发现千岁百岁看着他的眼神象是在看个完全陌生的人,没有丝毫熟悉感,反而呈现出种诡谲味道。

    片刻过后,她慢慢的上下打量他眼,最后抬高视线,看进他的眼睛,探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异色双瞳,眼神充满兴味又肆无忌惮。

    杀意和情/欲糅杂,令得她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甜腻。

    象熟透的果实味道。

    被她的异色双瞳静静盯着,仿佛陷入梦魇,身体深处不自觉蠢蠢欲动。

&n我妈是剑仙bsp;   波鲁萨利诺被看得浑身发热,却不想她很快转开视线,目光扫过周遭圈,最后落到远处的锡兰号上。

    她静静的盯着锡兰号,或者该说盯着此刻身在锡兰号坐镇的黑腕泽法,娇媚脸庞侵染深刻欲/望,导致她这刻的神色,几乎和那些妖兽般无二。

    这刻,波鲁萨利诺忽的彻底明白过来。

    关于她之前的语焉不详,还有她曾经说过的那些。

    千岁百岁的七重纱舞,是求偶之舞。

    妖冶美艳,强大嗜血,拥有无双姿容却仿佛人型魔兽,她踏着海浪,在新月的海上散发出诱/惑气息,绵软腰肢,妩媚眼神,举手投足却杀机凛凛。

    她迎击海中妖物,行为竟是和它们样,都是繁/殖期特定行为。

    只有雄性的海妖们争夺交/配权,千岁百岁要的同样是最强。

    征服她,或者死。

    除此,别无选择。

    此时此刻,她比海中的食人妖兽更像魔物。

    不,或者说,她就是魔物。

    天与海颠倒的月光里,这女人,本身就是爱欲死亡。

    可是他和她都来不及做什么,下秒,出自银海深处的异动引得他和她同时警觉。

    在银海中翻腾的妖兽们不约而同停滞,仿佛畏惧着什么似的,连同跃到半空厮杀的也飞速窜回海水,半浮半沉间更是退到定距离之外,清出中央块位我妈是剑仙置。

    过了会儿,海水凝固样徒然静止,转眼间最中央位置汩汩冒起气泡,颗,两颗,接二连三气泡变成串串,象是海水深处有什么东西飞速翻搅。

    随着水中之物搅动,海水中涌起漩涡,漩涡速度很快,湍急洋流很快在银海中央转出个深洞,底部黑漆漆看不到尽头。

    附近的海妖们无比畏惧的四下逃窜,来不及逃走的就被水流卷着没入漩涡,发出细细嘶叫,往下沉没几圈,身躯却忽然被撕裂。

    凝神戒备的同时,波鲁萨利诺分出缕心神挂在千岁百岁那里,随后他发现她的气息也变了,盯着漩涡的目光仿佛跃跃欲试。

    垂在身侧的手,潜意识张开,握紧,张开,又握紧。

    而随着徒然凌厉的气势,她眉宇间的古怪神采却渐渐褪去,混沌的狂乱淡化消弭,取而代之的是全然杀意。

    过了没多久,隐在海中之物终于破水而出。

    下秒,千岁百岁猛地朝下俯冲,扬高的手,箕张五指徒然幻化。

    指尖到手腕以肉眼可见速度覆盖角质层,尖利钩爪划破空气,如同猛禽般。

    眼底眸光微微跳,波鲁萨利诺压低声线喃声自语,“原来那晚不是错觉啊”实习那晚,他戏弄她的时候,穿透肩膀的利爪。

    这么说实际上,能够幻化出利爪,不是成年才会产生的变异。

    如此来,千岁百岁对自身的情况,或许不是他以为的无所知吧?

    那海中之物外型与其它海妖并无区别,只是身躯显得格外庞大,粗粗目测居然是普通妖兽的几倍,并且强悍。

    映着银海辉芒的鳞甲斑斓绚丽,水桶粗细蛇身诡谲地灵活,翻腾蜿蜒间厉声嘶吼,扬高利爪与千岁百岁斗得不相上下,股浓烈腥气压制甜腻香味。

    很快,海水剧烈翻滚,战斗打响的瞬间,许是畏惧海妖王,浮在银海波涛间的其它妖兽改变目标,竟不约而同朝着锡兰号蜂拥而去。

    原本就未曾停止的炮击变得更加急促,波鲁萨利诺犹豫几秒钟,最后只能狠狠转开视线,追着那些妖兽,开始下轮攻击。

    他大概知道锡兰号告急的原因。

    是海妖王出现,导致妖兽们放弃千岁百岁,转而把欲/望目标放到锡兰号上,因为那里有今晚原本该下海的祭品。

    野兽的欲/望与人不同,它们的交/配欲/望来自繁衍冲/动,为了确保后代更加强大,它们首当其中把目标放在千岁百岁身上。

    或许,这其中也有那母夜叉自身族群特质的缘故,可总是多不了,强大基因作祟。

    如今海妖王出现,余下的杂鱼只好退而求其次。

    真是满脑子除了交/配什么也没有的恶心东西!啧了声,飞快抢到妖兽群前方半空站定的波鲁萨利诺冷着脸,却没有象之前那样肆意乱发光束,而是等在更后方。

    等其他海军将官斩杀兽群时,有不小心漏网的杂鱼越过界限,他才抬手射杀对方。

    渐渐的,海妖王的嘶叫盖过所有杂音,戾气十足,同时充满亢奋。

    拨冗抬眼看过去,波鲁萨利诺看到那只半人半蛇的魔物完全脱离海水,半窜到半空,人类的上身覆满骨刺,蛇身蜿蜒,瑰丽花纹映着光芒缓缓流动。

    千岁百岁的手,幻化出的利爪次次撕裂敌手,钩抓间扯落骨刺,每次指尖都在海妖王身上犁出道伤口。

    随着浓腻银色汁/液溢出,那只魔物脸庞早已经没了原本该有的英武,神色半是狞恶半是欲/望,乍眼过去丑陋似鬼怪。

    只是,千岁百岁的攻击每每错过海妖王的要害,它象是经历过无数次战斗,本能地懂得避开任何次危及性命的杀招。

    剧烈争斗几分钟后,许是不耐烦起来,千岁百岁忽的发出记人类的声带根本不可能发出的唳叫。

    随着那记无比清越的鸣叫,她的背脊对透明羽翼徒然舒展。

    波鲁萨利诺动作顿,随后却见其他人样,时都停下攻击,无比惊讶的回过头,瞪着千岁百岁。

    背脊羽翼展开将她猛地带到高空,略略停留几秒钟,她返身急速俯冲,彷如支直/插战局中心的利箭我妈是剑仙。

    流畅海风激得墨黑纱裙紧贴在她身上,勾勒出淡淡黑白线影。

    也不过转瞬间,那道犹如天际劈落的黑色闪电穿透海妖王胸腹。

&nbs我妈是剑仙p;   银亮的海域内时间万籁俱寂。

    直等到她的残影消失,身形又次显现在海妖王后方的上空,随着那只妖兽痛苦嘶吼,千岁百岁毫无表情的抬高手,甩了甩指尖,背脊羽翼又次展开。

    可奇怪的是,她的行动却毫无预兆凝固,象是被按下暂停键。

    几秒钟后,波鲁萨利诺听见她凄厉的尖叫,拔高的声线,音域甚至越过人类听觉所能承受的范围,刺得耳膜阵嗡鸣。

    “你们居然敢!”

    她厉声惊呼,语气竟是无比怨毒,与痛恨。

    霎时间,背脊的透明羽翼激射出无数羽毛,彷如利箭离弦,瞬间把海妖王刺得千疮百孔,然而她看也不看,羽翼扇动几下,箭般飞向远处。

    放弃切也要争取的良药,在已然成功击杀海妖王的同时,她弃之若蔽。

    波鲁萨利诺愣愣地远眺千岁百岁消失的方向,不知怎么忽然记起,她远去的方向,是海军本部马林弗德。

    这是波鲁萨利诺最后次看见千岁百岁。

    接下来的二十几年,每每回想都无比后悔,若是他第时间内反应过来,追上她

    可是他疏忽了,或者该说是他太过自大。

    是他的自大导致她的消失。

    如果他更谨慎点,或许什么也不会发生。

    如果他早点调查那些事,那些阴谋根本不会得逞,她也不会满怀恨意淹没在黑暗里。

    或许她有哭泣,当她闭上眼睛的前秒,或许她也会同样恨着她自己,她那样聪明,明明能够猜出切,居然和他样疏忽。

    只要不小心这样想,波鲁萨利诺就觉得心脏被看不见的利爪攥紧似的疼痛难当。

    他生平唯次真心喜欢的人,消失在无边夜色。[综]七十变

    ———————————————————————————————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倒春寒——网王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