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_章节目录 终结

    终结

    换东西的时候我尽量小心,不想被别人发现,就是想在三十的晚上给他们一个惊喜,可惜我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因为人们还没有发现赤扶果实的价值,只把它们当成一些玩物,除了小孩子没人会在乎它们,而我在向外换的时候又说了,每天拿出6块糖,早上晚上各换一次,谁带来的赤扶果实最多就换给谁,结果3天过后院子里堆满了赤扶果实,我赶紧叫停,然后将形状好的,没被虫蛀过的都挑出来,蒸熟后拿到院子里晒干,可果实实在是太多了,我忙不过来,只好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信,请他帮忙。

    信站在院子里,看着即使是晒干了也还是堆得满院子都是的赤扶果实沉默了半天,然后出门找来了岩,二人合力将一些果实抬到村中的大石碾上碾成粉,在台回来,然后再去,再回。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了3、4天,终于将所有的果实都碾成了粉。

    他们忙的时候我也没闲着,厚着脸皮到雀家,把他拉过来帮我剁饺子馅,没办法,村里一共84户,300多口的人,要是让我一个人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准备,这顿饺子得在我孩子周岁的时候大伙才能吃上。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我开始和面,然后教信包饺子,信很聪明,学的很快,教过一边就能学个大概,不一会就能包出漂亮的饺子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干皮他包饺子,我们用了5天的时间包出了1200多个饺子,这已经是我们尽了最大努力的结果了,村里的人太多,我们没办法让人人都吃饱,只能尽力的多包,让大伙都吃到。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将两口锅都烧上水,早早的将饺子下锅煮好,然后一盘盘的装好,一家一户的给村子里的人送去,随着饺子一起送到的还有我最真诚的感谢和祝福。天黑之前我们终于将所有的饺子都送完。

    这里的风俗是孩子成家就单过,年从来都是以小家庭为单位来过的,所以我们在回家之前特意去了岩家,邀请他们到我们家一起去过年,毕竟团圆饺子要一家人一起吃才好。

    回到家里将留下的饺子取出,烧水煮好,饺子出锅时岩和雀正好赶到,忙将他们引进屋里,在炕上放上桌子,摆好碗筷,将煮熟的饺子端上桌,请雀和岩上座后,我们也坐在了桌子旁边上。

    桌上摆了四个小酒盅,三个里是米酒,一个里是清水,这里的米酒都是用自家的栗米酿制而成的,度数不高,还有一股浓浓的米香味,而且酒劲不上头,即使喝醉只要好好的睡上一觉,醒来的时候什么不适都不会有。

    我盯着桌子上的酒杯一个劲的流口水,这米酒原来可是我的最爱,天冷的时候坐在炕上小酌几杯,不仅温胃还暖身。可惜以我现在的身体,这个爱好可以暂时性的取消了。

    自从爷爷离开后,这是我吃过的最开心的一顿团圆饭,虽然吃到的是有些变了味道的饺子(调味料不一样),虽然饭桌上的其他人不太会使筷子,但这不是问题,我们的脸上依旧满是微笑,心中依然充满了对彼此的祝福。

    后来的日子过得还算平稳,我本来是打算绝不挺着个肚子出门见人的,可是一过开春,就有人请我出来给他们家盖房子,这是关乎生计的问题,我没法再矫情,只好带着微凸的肚子走出家门,小心观察了一下,发现没人用怪异的眼光打量我,反而是不少人用羡慕的目光盯着我的肚子。

    顿时胆气足了不少,指挥着要建房子的人家准备着要用的东西,村子里人心很齐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都是一家建房,家家户户都有人来帮忙,要建房子的人家很多,我开始的时候还担心顾不过来会出什么问题,可是大伙都很礼让,自觉按先来后到排好顺序,后面的人家到先建的人家去帮忙,盖好的人家在帮后面的人家去建房,来来往往的,慢慢的都有了经验,后来甚至3、4家一起建房,有不懂的地方过来问一声就行了。

    在这种和谐的气氛之下,84户房子在入冬前全部建完,天冷之前,大伙都住进了新建好的暖房,凭着这些房子,我们还在今年集会的交换日将木犁挤下了第一,成为了十大宝物之首。

    当听说明年的聚会要在我们部落举行的时候,大伙是相当的兴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部落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我们还开办了盛大的庆典,人们载歌载舞,都为自己事部落的一员而骄傲着。

    我也自豪,我也骄傲,可对现在的我来说那些都不是最要紧的,因为我的孩子将要出生了,比预定的时间快了将近半个月,分娩的时候我是想要坚强些的,无奈那痛不是人能忍的,我估计我嚎的声音半里外的人都能听到,在心里将信上上下下都问候个边,若不是他我怎么会受这份罪。

    然后咬紧牙关,用劲力气将孩子从身体里娩出来,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反正孩子出生之后我已是筋疲力尽了,连抬眼看孩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迷迷糊糊的只想要休息,朦胧之间感到有人在不停的亲我的脸,从额头一直到唇角,一遍一遍的亲吻着,好像还有人在我身旁说话,问要给孩子起什么名字,轻吻渐渐的停了下来,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温柔而坚定的说:“诺,我的孩子叫做诺。”

    我还来不及发表任何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意见,就已沉沉的睡去了。醒来的时候看天色已近傍晚,孩子就睡在我的旁边,信不知干嘛去了,我移动身子小心的打量着熟睡的孩子,小小的身子,皱皱的皮肤,这眉毛,这眼睛,这嘴巴,到底长的像谁那?

    我正研究着那他就醒了,并且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底气十足,一点也不像刚出生不久的。

    我忙去哄他,用手像他身下的皮子探了探,干的,没尿那就是饿了,老天我可没奶呀,信跑到哪里去了,还不回来。

    我正手忙脚乱着那,信从门外进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碗温热的鲜r,上炕之后从我手里接过哭闹的孩子,然后将碗里的鲜r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喂给他喝。

    我松了一口气,靠在枕头上看着他喂孩子,那小东西还真能吃,大半碗的鲜r不一会就喂光了,他吃饱喝足就又去睡了,信将睡着的孩子又放回到炕上,小心的给他压好被角,然后爬到我身边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微笑着盯着我看,我被他盯的有些发毛,狠狠的瞪了他几眼,他微扬的嘴角继续向上翘,然后快速在我脸颊上应下一个吻,我来不及惊讶,就听到耳边轻轻的传来句:“辛苦了,谢谢。”

    我没有回他的话,只是将头靠在他的xing前,默默的数着他的心跳,一下一下又一下。

 &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nbsp;  孩子满月后不久新年就到了,年三十的晚上,我将包好的饺子下了锅,听着屋子里的欢声笑语,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远在他乡的亲友,不知他们现在过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得可好,有没有想起过我,正惆怅着那,信抱着小诺过来了,这孩子现在死粘我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离开一会都不行,信十分不喜他缠人的功夫,经常的背着我教育他,说勇士要有勇士的样子,不能总是缠着母父,可惜小鬼还不到两个月,听不懂他说啥,对着他是一个劲的傻笑,转过身又缠着我。

    信气的咬牙切齿,嘴硬不肯承认自己事在吃醋,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经老师把学生带到自己家里常抱着小鬼到他跟前转转,然后看他又气又无奈的表情。

    将小诺从一脸郁闷的信怀里抱出来,使劲的亲了亲,刚刚的惆怅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突然之间相通了很多,无论身在哪里,珍爱家人的心都不会变,只有让自己过得好,才能让家里的人安心,我现在努力经营自己新的家庭,远在天边的他们也会为我祝福的吧。

    将煮好的饺子端上桌,招呼大伙围过来吃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年三十的晚上能和家人平安的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幸福,原来如此简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