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_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遇恶女

    第八十一章 遇恶女

    黄月英今日是起得早了,上了马车也不招呼林嫣,兀自靠上车壁便睡了过去。越行近隆中林嫣也越加紧张,不知不觉便出了一身的冷汗。到是黄月英睡得十分舒服,车窗外的晨光照射进来,温柔地轻扎着黄月英的眼睑,黄月英睁开眼伸了个大懒腰,转头见林嫣双手攥拳浑身轻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轻发颤,黄月英笑了。

    伸手推了林嫣一把,戏道:“干什么呢?快见到意中人了,紧张了?”

    林嫣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结巴着道:“姑,姑娘说什么呢,我哪有……”

    黄月英嘿嘿一乐,不再逗她,摸了摸肚子,问林嫣道:“也不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知这诸葛家管不管早饭,肚公略有不满啊。”

    林嫣闻言忙叫车夫停车,唤来随行的护卫取过食盒,歉疚地道:“都怪林嫣疏忽了,石姑娘若不嫌弃,林嫣这里到是备了些早膳,姑娘先用些挡挡饥,可好?”说着便将食盒打开,一阵饭香扑鼻而来,食盒里是几样精致的早点,这下可真是全面勾起了黄月英的食欲。

    “当然好了。”美食当前,黄月英可不会犹豫,边吃边问林嫣,“这里距离诸葛农庄还有多远?”

    “不远了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前面拐过山脚便到了。”林嫣很是优雅地为黄月英夹着菜,却难掩声音中的激动。

    一直以来黄月英对林嫣的容貌很是好奇,再加上林嫣的声音很是动听,让黄月英更是想要一睹林嫣的真颜了。

    “林嫣你不饿啊?不如把这帽子摘了,我们一起吃点,我娘说一个人吃饭很没意思,人多才吃得香呢!”话是这样说。最嘴上可没停,不过是想看看林嫣长得是什么样子罢了。

    林嫣布菜的手顿了下,似是在犹豫,最终还是缓缓将帷帽摘了下来。

    黄月英眼前瞬时一亮。这是一个温婉如花的女子,墨色的发丝垂在肩后,随风轻荡,白嫩的肌肤精润得似能滴下水来,娇唇如虹,眉眼如画,眼波婉婉,安静中自带三分妩媚。水蓝的裙衫更是衬得她肤似凝脂清丽夺目。

    林嫣被黄月英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害羞,红着脸轻唤了声:“石姑娘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

    “恩?怎么了?”黄月英后知后觉,一边吃饭,目光依旧肆无忌惮地在人家林嫣身上流连,毫无避讳的自觉。暗道诸葛小子够有艳福的,这么个大美人白白地搭给他了。

    林嫣顾及黄月英的自尊心,偷偷看了眼丑女模样的黄月英,见她一脸钦慕的看着自己,不好再说什么,硬着头皮忍着不适陪黄月英吃起了饭菜。

    这时身后响起一阵喧闹,林嫣皱眉唤来车夫询问,原来是襄阳大户陈家的二小姐自后赶来,而她家的护卫与自家的护卫因为让不让路的问题吵了起来。

    林嫣听说陈二小姐定要让她们的车队让路进一旁的树林才肯罢休,心里不快,皱眉对车夫抱怨道:“路这样宽还不够她走的吗?且将车子移向一旁,不必生事。”

    车夫却一脸为难,支吾了半天,才道:“小姐,这……您还是亲自看一看吧……”

    林嫣狐疑地瞪了车夫一眼,探头出窗外,黄月英好奇,也向后观看,一看之下,林嫣大吃一惊,黄月英却差点笑喷。

    这陈二小姐真可谓雷不死人不罢休,人家正常的小姐千金都是坐马车赴会,她可好,也不知从哪儿竟弄来了两头大象,还做了辆巨大的象车,到真是把整条路面都占满了,如果林嫣不让道,很有可能立刻便失身象踢性命不保了。

    林嫣哪见过这样的仗势,一时间到真是没了主意,求救地看向黄月英,黄月英微笑着拍了拍了林嫣的小手以示安慰。

    “走吧,我们去会一会这位陈二小姐,看看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的女子到底是何许人也。”说着黄月英已率先跳下马车。林嫣本不欲生事,想拦黄月英已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得跟随着黄月英跳下马车。

    两人均没有戴帷帽,晨光下两张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在争执的两方的护卫们见到黄月英和林嫣向这边走来,竟默契地停下了争论,剑拔弩张之势得到缓解,一个护卫朝象车飞奔过去。

    林家的护卫见到小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出面纷纷弯腰行礼,黄月英退到林嫣身后低眉敛眸地跟随着林嫣的脚步,注意力却没离开那辆象车,近看之下更觉得这象车如一坐二层小楼实在是宏伟壮观,没想到在古代也有如此高调的女子,恐怕这次对赋会之后,陈二小姐的威名会随着象车一起成为人们八卦的焦点了。

    “林虎怎么回事?”别看林嫣刚刚还一副担忧的样子,此时问起话来到真有几分大家小姐的气势。

    黄月英在林嫣身后暗觉得好笑,这林嫣明明害怕得不成,单看她目光一直避闪着不敢看被装饰得金光灿灿的大象就成看出,她是在逞强啊,不过这样的林嫣到是十分可爱的。

    “回小姐,陈家的车队要求我们避入树林让路,小人认为这样不妥,不肯相让,便与他们争执了起来。”林虎垂着头,态度很恭敬,但说话时脸却微微泛着红,显然面对不戴帷帽的林嫣很不习惯。

    林嫣点了点头,目光扫向看她看痴了的陈家护卫们,护卫们惊觉自己失议,不好意思地扭头或垂下头去。

    这时象车的锦帘被挑开,自车内款款步下一位身穿金色锦缎袍裙的少女,少女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头戴金色帷帽,应该就是陈家的二小姐了。

    陈二小姐走到林嫣面前,静站了一会儿,似在打量林嫣,林嫣也不示弱同样打量着陈二小姐,一时间,空气凝结,二人之间似有噼里啪啦的火花迸射而出。

    黄月英见形式不妙轻咳了一声提醒林嫣,林嫣这次收敛锋芒,冲陈二小姐和气一笑,道:“我是南阳林嫣,久仰陈姑娘芳名,今日得见实是有幸。”

    “哼,”陈二小姐冷哼一声,不屑道:“什么久仰,你不就是那个好往男人堆里扎的林嫣吗,没想到你这么虚伪!”

    “你——”林嫣气得一脸通红,很想骂人,更要动手,幸亏黄月英及时拉住她,才免去一场女人暴打女人的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