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_章节目录 番外《》-子衿篇06

    梁子衿还活着—这是支撑我的唯一信仰。

    黑色吉普车开进山区,穿过贫民窟狭窄脏乱的街道,两旁是摇摇欲坠的红砖房子和破败的违章建筑,到处都是垃圾,摊贩漫天喊价,乾净水源是奢侈品,小孩和妇人或是沿街乞讨丶或是捡拾地上的腐败食物来吃。

    多少次我忍不住想打开车门,想将背包里的饼乾零食分送给孩子,但理智告诉我,这麽做不但杯水车薪,还会引发抢夺造成更严重的死伤。

    我默默拍下照片,将这些影像记录起来。柚子手握方向盘,直视前方的眼神十分空洞,彷佛车窗外那些悲惨景象只是Discovery频道里的纪录片。

    「刚刚大火烧起的时候,我看见一名摄影记者正按下快门,」後来他终於说话了,一开口就是一个直指人心的问题,「我一直在思考,那瞬间如果他能抛下手中相机将人拉开?悲剧是否就不会发生?」

   &n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bsp;「…   …」我动了动嘴,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记得1994年普立兹奖有幅得奖作品,照片里的苏丹孩童即将饿死,身後有只秃鹰正等着猎食她。这张照片发表後,很快引起广大回响,世人开始重视非洲饥饿及人道救援问题,但是,获奖两个月後,拍下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却自杀身亡,因为世人都在指责他当时为什麽不伸出援手?」柚子的声音低沉而复杂,他问:「如果是妳,妳会怎麽做?」

    我小心翼翼地考虑着措辞,「梁子衿曾经告诉我,我们不是军人丶不是医生,更不是超级英雄,我们并不是冷漠,而是身为一名记者,『传递现实』是我们唯一的职责。」

    柚子微微扬起眉,侧过头看我,问:「那麽,妳有没有想过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梁子衿自愿成为人质,或许是为了传递消息?」

    那些人被俘虏的时候,身上的手机或通讯设备一定尽数被破坏殆尽,除非找到新的突破口才能将内部消息传递出去,而那突破口,就是藉由交换人质!

    我深吸一口气,恍然大悟,「那些交换人质的老弱妇孺中,必然有人能传递反抗军内部的消息!」

    「据我所知,人质被释放後,状况差的立刻送进医院,剩下的则由家人接回,这些人之中…   …。」

    「医院丶医院丶医院!」我激动地嚷着,「那些被家人接走的,第一时间早就逃难去了,找也找不回来。孱弱的伤患反而能让反抗军降低戒心,我们去医院问问那些人!」

    「好!坐稳了。」柚子的嘴角抿出一个小梨涡,踩下油门。

  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  我想到什麽似的说:「只是内乱,联合国不会贸然出兵,除非—」

  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  柚子接下我的话:「除非国际报社的记者和侨民被胁持,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心有灵犀,我们两人相视而笑。

    「好一个梁子衿,心思如此缜密。」柚子打从心底称赞,「我欣赏他。」

    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他是我的。」打赌输被同学任意摆布作文我与有荣焉,说了一句十足霸总的话,「谁都别抢。」

    来到医院,又见到一副人间地狱的景象。

    因为医疗资源短缺,伤势严重的无法开刀治疗,医师只能替他们施打抗生素止疼,伤势轻微的连张病床都没有,被丢在过道上任凭自生自灭。

    尽管从那些虚弱的获释人质口中得到的资讯大多零散丶破碎而片面,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勉强拼凑出反抗军人力布署丶军火枪械多寡丶俘虏人数,我们将这些真相传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