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到身子底下_章节目录 51.讨价还价需要附上甜头

    苏尔特注意到莫里一直盯着光屏瞧,也跟着凑过去看,系统发放的任务顿地映入眼帘。

    古怪的沉默开始蔓延。

    莫里在经过一番心理建设与挣扎後,脸颊上的热度终於消退一些,他收起光屏,轻咳一声。

    苏尔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对着他露出「你的发言必须比你的沉压到身子底下默更有价值」的警告眼神。

    面对堪比死亡射线的犀利目光,莫里睁着一双纯良无害的灰眸回望,就好像如果阻止他开口是多麽残忍的一件事。

    但是苏尔特还是冷淡的拒绝了,「不行。」

    「呃,我什麽都还没说。」莫里无辜的眨巴着眼。

    「你想要五万金币。」苏尔特以着再肯定不过的语气说道。

    「因为我负债啊。」莫里的回应比他更理所当然,「还有好几百万要还。」

    「就是不行。我不许你高潮的样子被别人看到。」苏尔特暴躁的瞪他一眼,狼的独占欲在发酵。

   &nb压到身子底下sp;「如果那个别人是不死生物呢?像是鬼魂或骷髅士兵……」莫里提出一个折衷的方法,「不过我还是觉得很纳闷,既然是不死生物,为什麽还会被我弄死,这不就与不死的定义有矛盾吗?」

    莫里说着说着就偏离了主题,忍不住想要探索起生命的奥妙与压到身子底下神奇。

    「那只是一个通称,指肉体已经死亡却还能活动的怪物。」苏尔特冷冷解释,甚至颇有种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的势头,迈开长腿往前走。

    莫里连忙揪住他的大衣,见他还是没有要停步,乾脆双手一揽,直接抱住对方的腰,豁出去的说,「我让你丶让你用那个猫尾……肛塞。」

    最末两字他说得细若蚊呐,好不容易褪下的热度又轰的烧起来,连耳朵尖也泛着红。

    苏尔特不只停下来,修长的身子还一僵,他一把将莫里拉到前方,手指掐着莫里的下巴,冷银色的眼高深莫测。

    「你要怎麽让我用?」他低沉的问,温热的气息就喷拂在莫里的脸上。

    「就是,」莫里踮起脚尖,骤然凑近的距离像是要与他亲吻,附在他耳边小小声说道,「你把大衣借我,我在战斗中的时候让你使用那个东西。」

    莫里仔细想过了,战斗中获得高潮这个任务看起来虽然很像某种公开处刑,但如果可以把自己遮起来,或是用道具获得高潮呢?

    压到身子底下;毕竟真要他在第三者的面前被操开身体,就算是迎着不死生物的视线他也做不到。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方法。」苏尔特摩挲着莫里的後颈,脸上浮现思索的神色,「必须透过你的手杀掉怪物,才能获得的经验值对吧。」

    「嗯……」莫里控制不了一个单音被拉长绵长的音节,被抚摸的感觉太舒服了,他差点想把脑袋拱在苏尔特的颈窝处,好让对方的手指更方便四处游移。

    「那就来试试看吧。」苏尔特松开他,拉着他的手直接上了三楼。

    相比起二楼的昏暗幽沉,三楼的壁灯反而是亮着的,只是橘红的烛火时不时被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阴风所摇曳,晃动的光芒反而让这里变得影影绰绰,更添阴森与诡异。

    拐咿——走廊上紧闭的门扉突地缓缓开启,生锈的合页发出乾涩紧促的声响,像是垂死的鸟类在凄厉尖叫。

    第一扇丶第二扇……所有的门都被打开了,青绿的鬼火猝不及防的亮起,与壁灯黯淡的光糅合在一起,彷佛在预告着不祥生物的即将现身。

    莫里下意识握紧长剑,随即就感觉到有五根修长的手指圈住他手腕,操控着他举起武器,剑尖对准前方。

    只见一只只裹着紫色长袍的骷髅从房门大开的房间里飘出来,它们的眼窝里都燃着青火,手中是一把发黑的法杖,头上闪烁一行「专心修炼的死灵法师,七十一级」,看起来比一楼的骷髅士兵与骷髅骑士更有威压到身子底下胁性。

    它们一离开房间就迅速排好攻击队型,明明没有眼珠可以视物,却都整齐一致的把头骨转向莫里方向,眼里的青火大炽,张嘴发出咆哮。

&nbs压到身子底下p;   「闭嘴,安静。」苏尔特快狠准的截断莫里欲脱口而出的疑惑,在死灵法师用法杖放出闇系魔法之际,细细的电流也从莫里的手腕窜到指尖。

    莫里并不觉得痛,反而有一股酥麻的颤栗在搔动着末梢神经。下一秒,就见银色闪电从他的手指迸出,如蛇般疾速击向死灵法师,瞬压到身子底下间把它轰成齑粉!

    这一切快得不可思议,甚至连眨个眼都不用,莫里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获得了经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