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拖到家里_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

    你而来的呀”那太明显了。

    “是吗可是我真不明白他在说啥耶,小卓,你也知道我对长得帅的男人没兴趣,怎么会和伊教授有什么关系呢他一定是认错人了。”以心心的身分说这种话绝对有说服力的。

    卓姿筠皱著眉,“这话是没错,但是”

    田蜜再次打断她的话,“没有但是,我们不要为了一件不重要的事伤脑筋,我想吃冰,我请你,一起去吃冰吧。”她拉著卓姿筠加快脚步。

    卓姿筠没有异议,一起走向校门。

    田蜜脚步轻快,心里很乐。

    以伊凡高傲的姿态来看,她想他以后也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太好了,耶

    fxfxfxfx

    偌大的工作室里,充足的冷气阻隔了外头的烈阳高温,一整排的移动台车里放著各式的工具,一旁的角落则摆著打气机、气压机数名工作人员穿著整齐的蓝白色制服,若不是见到现场放著多辆机车,那些工作人员或修理或是在为车做保养,实在看不出如此干净整洁的地方是机车保养厂,完全不同于一般印象里又小又脏的修理行,当然这也不是普通的机车保养厂,这个号称拥有台湾最好技师和最先进仪器的保养厂只服务重型机车,而且还是采取会员制,不是级的客户无法得门而入。

    伊凡看著技师检视自己的爱车,眉头又皱在一被同桌拖到家里起,他身旁站著一位打扮入时的女,本就不错的五官在精细的化妆下更显得美丽出众,身穿镶著水钻的斜露肩针织上衣搭配同色系及膝不规则裙,趿著夹脚高跟凉鞋,在全是男人的保养厂里非常引人注目,看她小鸟依人的紧跟著伊凡,任何人都会将他们视为一对情人。

    娄美瑶娇声安慰,“凡,你没受伤才是万幸,车总能修好的,你就别不开心了。”

    伊凡没有理会她的话,微弯身询问技师,“小郑,车的情形怎么样了”

    技师站起来回答,“车的引擎和运转很正常没问题,都是一些外伤,照后镜和侧灯要换新,至于刮伤部分比较棘手,想除疤就要拆下来重新烤漆才行。”

    “那就拆下烤漆吧,需要多久时间”

    小郑看看车身,“大概要三、四天。”

    “好吧,小郑,车就交给你了。”

    “伊先生,那机车修好时,我再打电话通知你。”小郑有礼说明。

    “麻烦你了,谢谢。”伊凡道声谢,走出保养厂。

    娄美瑶忙跟随著,加快脚步亲昵的挽住了伊凡的手臂,“凡,接下来你想去哪”

    “我还没有计画。”他淡淡回应。

    “你还在为车的事不高兴啊”

    “事情都过去了,再多的气也消了,只是做错事的人不肯认错,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实在教人有气,而且她还是领奖学金的优秀学生,真不懂为什么品德会这么差劲。”

    田心的表现真让他有看走眼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自私自利又不负责任被同桌拖到家里,遇到麻烦就逃避,根本没有担当的能力,这是个人教育的失败,不值得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娄美瑶严词批评。

    伊凡来到座车旁,打开车门,“上车吧。”

    娄美瑶上车,见伊凡从另一边也上了车,赶忙提议,“你既然心情不好,我们就去兜兜风散心吧。”

    “你不是要上班吗”伊凡看著她。

    “不要紧,我可以请假的。”娄美瑶不在意笑答。

    “你听到我要修车,就马上告假两个小时陪我来,怎么好意思再要你请假,上班比较重要。”他将跑车驶入马路。

    “反正都已经请假了,索性就休息一天,我近来工作也不多,就当是忙里偷闲。”语气里有著浓浓的渴望,她好希望能和伊凡在一起。

    “我有别的事要做,我送你回公司。”伊凡拒绝了。

    被同桌拖到家里;娄美瑶的眸光黯淡下来,掩不住满脸的失望,好机会又从手里溜走了。

    伊凡转头看她一眼,好笑的说“瑶瑶,干嘛那种表情,你真这么不想上班吗”

    娄美瑶幽怨轻语,“我是想陪你,近来你都说自己忙,我们见面的时间变得好少,连想好好和你聊聊的时间都没有。”

    “瑶瑶,你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我,这不算聊天吗我最近真的是抽不出时间,过一阵就比较好了。”

    “凡,是不是我变丑了,让你不想看到我,所以迫不及待想送我回公司啊”娄美瑶故意用轻松的口吻表示。

    “别胡思乱想,你该明白我不喜欢爱猜疑的女人,你也没变丑,还是一样漂亮。”他伸手揉了下她的头。

    笑容重新爬上她的脸,“谢谢,那你有没有改变心意,让你嘴里的漂亮小姐陪你一天呢。”她不死心再问。

    伊凡收回手,有丝不耐烦,“瑶瑶,和猜疑一样,我也不喜欢被勉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不需要人陪。”

    他一强硬,娄美瑶立刻软化下来,顺著他的意思,“好,我回去上班,若你想有人陪在身边时,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都会来陪你的。”

    “谢谢。”伊凡道谢。

    “不用客气。”她笑得温婉真,心里却在叹气,他和自己还是这么生疏啊。

    伊凡的好条件是她的最爱也是她的最怕,他是她的大学学长,高她两届,在学校时他就是风云人物了,不管功课或是社团活动,他都有著亮眼的成绩,非常受到女同学的欢迎,她记得自己第一眼看到时他所受到的震撼,然后就和许多女生一样情不自禁喜欢上他,而因为和他同系,又幸运的成为他的直属学妹,所以比别人更有机会接近他,在她的努力之下,他们的关系被同桌拖到家里一直处得很好,她甚至还被冠上了伊凡的女朋友这个称谓,虽然不是出自他口里,但也足够让她开心了,可是好景不常,伊凡一毕业出国,这条她兢兢业业经营的感情路便断去了。

    为此她失意了好一阵,好久后才慢慢恢复,原以为自己和伊凡这辈不可能了,因为这些年来她交了男友,有了感情寄托,若他没出现,可能她就结婚生,过著平凡的人生。

    没被同桌拖到家里想到在一次同学聚会里,让她知道伊凡在牛津大学拿到了双博士学位,如今受邀在f大任教,晓得他仍未结婚,她的一颗心立刻就像从冰封里解冻又活了过来,压抑不住内心的欲望,她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两人又有了联路,也和以前一样,她再度用温柔和无尽的努力要来赢得他的心,就算为了伊凡结束本来可能有结果的感情,她也不觉得可惜。

    只是男人太出类拔萃也是个缺点,让他诱惑太多难以定下心,伊凡不管外表还是学识、工作、成就都是高人一等,对于异性的吸引力更是让所有男人嫉妒,从小到大围在他身边的女人只增不减,所有女人都抢著对他好,所以自然而然他就被宠坏了。

    伊凡从不懂得体贴,也总是我行我素,需要别人配合他,感情在他的生活需要里被排在最后,和他在一起时好像男女的角色调换,伊凡从不会主动关心她,她必须要时时注意他的喜怒,适时送上合宜的关怀,而且不能太过,因为他不爱受拘束,当然她也不可能像恋爱的女人可以态意撒娇发脾气,他绝对不予理会,最后还是她要低头道歉示好,虽然她也会觉得辛苦,更要很大的耐性来对待他,但是她明白伊凡绝对是最优质的丈夫人选,多少女人想嫁给他,她现在是最接近他妻宝座的人选,她说什么都会和他纠缠下去。

    她会成功的

    娄美瑶在心里坚定的告诉自己,她的努力一定会换来美好的结果。

    伊凡打开了音响,柔和的轻音乐在车里蔓延,娄美瑶提起勇气邀请。

    “凡,星期天来我家吃饭好不好”

    “要看我有没有事。”伊凡应道。

    “你就尽量把事情挪开,你不是喜欢我的手艺吗我会煮些你爱吃的菜请你哦,”没有男人会不爱女人为他下厨做菜,这很能满足大男人的自尊,她也想乘机介绍家人和他正式认识。

    “再说吧。”伊凡没给承诺。

    娄美瑶不在意,他常对她的一些邀约没有正面回覆,不过只要她勤快的提醒,他还是会接受的,见过她的家人后,他们的关系就会更加确定了。

    伊凡自是不明白娄美瑶的心里盘算,送她到公司前,让她下车。

    “凡,星期天的事,我会再和你联络的。”娄美瑶弯身透过车窗看著伊凡。

    伊凡敷衍的轻应了声,对她挥挥手,她人一在眼前消失,这事就被抛在脑后了,而娄美瑶看著绝尘而去的车,则开始考虑要做什么菜色。

    第三章

    身材纤细的女走出百货公司,双手提著大包小包,那是刚才在百货公司血拚的成果,毒辣的太阳隐没在黑沉沉的乌云后头,看起来像要下雨了,窒闷的空气让人好像要大口呼吸才能吸到氧气,人行道上更不时有机车挡路让她走起路来必须左闪右绕,可是她的脚步却轻快的似在跳舞,显示了她的好心情,经过大片的落地窗前,她还习惯的驻足看著自己的身影,不过这回她不再皱眉,而是对著玻璃的自己露出满意的笑靥。

    她就说嘛,心心不是没姿色,只是不懂装扮,现在经过她一番整顿后,不是变了个样吗这个改变当然是经过她的一番争取了,她不想一身邋遢出门上课,心心也视她所谓职业女性该穿的俐落窄裙套装为整人服饰,既然两人都想要变化,那就各让一步,她准心心穿裤、平底鞋,而心心当然也要允许她换上自己所挑的衣服了,两人就各自订出了不能更改的大原则,在大原则之下想怎么变都行,不准再有意见,因此她今天才能来买衣服为自己改头换面。

    心心所订的条件就是学生理所当然便是要穿t恤、牛仔裤,听起来真苛刻,不过难不倒她,所以她现在的穿著是t恤质料的短背心,搭著低腰牛仔裤,足蹬运动凉鞋被同桌拖到家里,头发也听从指示不准剪、不准烫,她就左右两边绑起羊角头,让发丝不会三不五时飘到眼前挡视线被同桌拖到家里,又能露出整个光洁的脸庞,这样的她看来神清气爽多了,但是她还觉得不够,更画上了粉色系的眼影,使得眼睛看起来又圆又亮,点上唇蜜,唇色就像果冻软软柔柔的,让人好想咬一口。

    果然只是稍加改变,她现在的模样就如同杂志模特儿,青春可爱又时髦,不但在百货公司里试衣服时赢得了满满的称赞,连走在路上也引来许多注视的目光,感觉又回到是田蜜的时候了,不过她可是被戏称丑小鸭的田心呢,这令她非常有成就感,也证明了只要有巧思,世上真的没有丑女。

    田蜜轻哼著歌转入另一条街,预备搭公车回家。

    不知道心心看到她的装扮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还有心心的同学们,肯定会瞠目结舌吓一大跳吧。

    田蜜愉悦的笑了,步伐更加轻盈,跳过人行道上碎裂的红砖,一阵风吹来,她好玩的迎著风转圈,让长长的发丝随风飞起,感觉好像在拍广告,心里还陶醉的想现在这个画面一定很美了。

    只是她忘了老祖宗留下一句话叫乐极生悲,忽然她感觉手一轻,接著是咻的一声,有东西从手里飞出去,咱一大声后吓人的煞车声响起。

    田蜜赶紧停下,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升起。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