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放开我不要_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33

    少年惊讶的语气给弄回过神来的夏希不由问道。而看向碧云天黑色制服上的袖口,夏希发现,他的衣袖上却是没有绣着蔷薇花的。

    异世妖醒 第二卷 清扬学院 第十七章 怒放的蔷薇

    “你不知道吗”碧云天看着一脸茫然,很是不解的注视着自己的绝美少年,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惊异。

    这个少年,这个据说是东方大人的弟弟的少年,这个有着绝美之姿,顾盼之间魅惑妖冶的少年,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色制服袖口边缘的精致蔷薇花有着怎样的意义

    “知道什么”被眼前少年话语间的惊讶所呆愣了一瞬间,夏希不由问道。

    这个蔷薇花应该没有什么吧,他看见炎,还有即墨浩然,浅仓梧他们的穿着跟自己都是一样的啊,也没见什么人大惊小怪。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那么吸引人的注意力了

    碧云天紧紧的注视着少年脸上那疑惑毫不知情的神情,直到好一会儿,碧云天才不由叹息一声,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表情。

    看着少年衣袖处那怒放着的妖冶蔷薇,碧云天不得不承认开始时的惊讶。这个少年,竟然也有着那样高的天赋和实力吗

    “你知道蔷薇在清扬学院代表着什么吗”看夏希的表情也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于是碧云天也没有期待少年可以答得出来,于是自发自的说了起来。

    “蔷薇花对于清扬医生放开我不要学院的意义,就好像是古老家族的图腾一样,有着非凡的含义。在清扬学院,如果你的衣服上被授予可以绣制蔷薇的话,那就相当于是学院对你的荣誉。而据我所知,我们清扬学院除了一个特例,之外的却是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荣誉。”

    所以,他刚才才会在看见少年衣袖处的美丽蔷薇时,有一瞬间的错愕。这个就好像是清扬学院对外的图腾一样,代表着整个学院在修灵界的地位。

    “啊难道说是清扬学院的校徽”就好像是党徽之于国家,团徽之于共青团夏希不由一阵咋舌。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值得错愕的地方。

    在夏希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还没有走出大学校园的时候,他虽然不是一个激进的愤青,却也对于加入各类团啊,党的申请写了不少,不过却从来没有什么情操。不过是一个形式,只为了将来更好的发展而已。

  ;  就拿他那些什么徽啊证的,都是胡乱的扔到某个地方,直到要用的时候才来翻箱倒柜,弄得宿舍是一片鸡飞狗跳,狼藉一片。这个蔷薇花,不会也是这种含义吧

    当然,此刻的夏希是理解不到修灵界所谓的图腾徽章对于那些修灵者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意义的。就好像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对于那些都活了好几千年还没有死的老怪物来说,脸皮却是被看得比生命还要来得重的。

    而蔷薇,在所有知道清扬学院的修灵者心里,他们却是都知道,这是一种地位的象征,是清扬学院的荣耀。

    所以说,对于进入清扬学院学习的人来说,想要被赐予绣制蔷薇的荣耀,却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而现在的清扬学院,能够得到此项权利的人,却恰恰只有四人。那自然就是清扬的四公。

    其实除了那四人,炎伤大人和凛天大人他们所在的班级其实也可以在制服的衣袖处绣制蔷薇,只不过比起炎伤大人他们四人那妖艳的绯红色,其余的人却是都只能绣制粉红色。这一点倒是让很多男性接受不了。

    而清扬的贵公们所在的班级也因此被称之为了“蔷薇绽放”。据说这个名字还是鎏未大人一锤定音的,其他的人想要反驳却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只好放弃。

    而刚刚,碧云天却是看得分明,那个少年的衣袖处却是妖艳的绯红,而不是粉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当初炎伤大人他们被院长大人授予蔷薇的荣耀的时候,那可是要拥有很苛刻的条件的。除了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拥有强大得难以望其项背的灵力之外,却还要有着机遇。比如说为学院赢得荣耀什么的。最后,还要有院长大人的评价。

    那么,这个绝美的少年已经取得了院长大人的好评了吗而他本身会有那样强大的实力吗不说第一项就几乎没有多少人可以达到,就说机遇,最近好像也没有出现吧

    “蔷薇绽放里几乎都可以说是清扬学院天赋最高,实力最强悍的一群人了,而且他们之的性格更是怪异得很。难道魅夕你其实进入的就是蔷薇绽放”

    “呃”蔷薇绽放好囧然的名字。炎他们所在的班级里几乎都是男生,大美女是少之又少,竟然用蔷薇这个名字,好烧包。

    “蔷薇是当初清扬学院第一届院长最喜欢的花,所以在清扬学院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也许是看懂了夏希眼里的囧然,碧云天解释道。

    “当初炎他们是怎么取得这个所谓的蔷薇的荣耀的”这一点夏希倒是比较好奇,在听了少年对这个取得条件的描述后。

    “当初炎伤大人他们四人所组成的蔷薇小队在与凌绝学院的比赛完胜,以毫不费力之姿打败了一直与清扬学院针锋相对的凌绝学院,因此院长大为高兴,所以就授予了炎伤大人他们四人学院的最高荣誉。而下一次的十年学院交流赛,却是已经不远了。”

    十年一届的各学院之间的比赛,已经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这一次,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天之骄呢

    异世妖醒 第二卷 清扬学院 第十八章 谜情1

    对于所谓的修灵界十年一届的学院比赛,夏希却是没有任何想要参加的欲望。

    他以前虽然整日里也会抱着想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成为众人焦点关注的对象的幻想,然而一旦要威胁到自己现在那可能比猫还要命薄的生命时,夏希绝对会马上回到现实。

    没有那个擀面杖,就绝对不会去揽那个技术活。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世界,看见神仙和妖怪都要做到面不改色。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事,神仙和妖怪往往也要常常出来饭后散步不是。因此,夏希在惊讶了一段时间后也就淡定了。

    可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世界就是和谐美好的,妖怪往往还是要吃肉的,比赛也还是会死人的。虽然明面里都会打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旗号,然而谁不知道私下里这不仅仅的面问题,还关乎着利益地位问题。

    因此,比赛就要往死里打,消耗点生命力爆发点潜能也没啥,反正修灵的啥都缺,就是活得久。所以比赛打得面红耳赤好似看见了宿命仇人眼睛都快要冒红光的情况比比皆是。

    这些,夏希觉得那离他的距离还是很远很远滴,因为大爷他不愿去凑这个热闹,而自己也没有那个实力。现在别说是上台比赛了,他连控制灵力都还是一个问题呢。不过,要是那天那个笑得像只腹黑狐狸的院长要让自己去为校争光怎么办

    今天不听别人说起,夏希都还不知道自己穿的这身衣服竟然还是有问题的。

    这别不是那个狡诈院长的陷阱吧想到这里,夏希不由忐忑了医生放开我不要。天下绝对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是夏希一直信奉的人生哲理。

    那个清扬学院的院长不仅笑得像狐狸,就连长得也像狐狸。远远看去是一慈祥的大叔,近距离看则像是一只人面兽心的阴险人物,被他给盯着浑身都不舒服,心里直打颤。就像是被蛇给惦记上的青蛙,浑身寒毛都快竖起来了。

    “对了,云天学长,你知道今年才进入清扬学院的那些学生在哪个地方上课吗”

    都快忘记他的目的是要去找小猫了,竟然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地方绕了那么久,休息时间都快到了,小猫他们等会儿说不定就快回去雅筑了。

    不再去想刚才闹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战栗感,夏希赶紧看向身边的清丽少年,询问道。

    “今年才刚入清扬的新生吗他们应该是在云梦阁那边。魅夕想要去吗反而我现在也准备去云梦阁,正好顺路,我们一起过去吧。”云梦阁啊,那里离这个地方可是还有一段距离呢。

    “云天学长也准备去那里真是太好了。”有个熟悉清扬学院的人带路,夏希就不怕自己还在这个地方像只找不到方向的蜜蜂到处转焦急了。

    “呵呵,是啊,有点私事要去云梦阁。”看着眼前妖冶绝伦得令人几乎窒息般的绝美少年,碧云天注意到少年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眼里不由有一瞬间的迷离。

    的确是神的宠儿啊,那样的绝艳妖魅,并没有刻意的去表现却依然有着令人失魂迷离的魅惑。

    突然的一阵风扬起少年身后柔顺美丽的银发。看着轻舞的长长发丝飘扬在眼前,碧云天却是不由马上回过神来医生放开我不要,然后在少年的雀跃带着他一路向着云梦阁的方向走去。同时,碧云天也不忘细心的为少年沿途介绍着清扬学院里的优美景致和一些最近发生的有趣事情。

 医生放开我不要   “据说今年进入清扬的新生里有几个很是不错呢,连负责招收的老师都很是满意,连连点头直称赞他们是难得的天才。而里面却是有一个不到八岁的孩更是出众,灵力高得出奇,比同龄人实在是要好太多了,以至于学院里的老师为了争夺他都差点大打出手头破血流呢。”

    又是一个天赋奇高的天才吗而且年龄还那么小,潜力更是值得期待呢。何况,能够一进入清扬就引起多方面的注意,这也说明了那个孩注定不凡。

    “啊云天学长说的是不是一个叫凤恋的孩”听着身边的清丽少医生放开我不要年以赞扬的语气说出小猫来,夏希倒是不由有些呆愣了。原来小猫竟然那样厉害吗他倒是没有看出来。

    是自己眼拙,误以为凶猛的老虎是无爪的小猫,还是因为小猫的外貌太过于纯良没有危险性

    “怎么,魅夕也知道那个孩”碧云天不由回过头医生放开我不要看向身边的绝美少年,眼里闪烁着兴致盎然的光芒。

    “啊那个孩是”还没等夏希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身后却是突然的传来了一声温柔满含着深情的低沉磁性的男音。

    “夕儿”

    听到声音,夏希和碧云天不由同时回转过头,看向身医生放开我不要后突然出现的男人。

    “凛天学长”

    。

    换封面了。封面上那个妖艳的吹笛银发少年乃们想象魅夕的时候可以代入。哦活活活。。偶很喜欢这张封面的说,够妖孽啊妖孽,偶恨不得抱着他啃几口。不过也不知道咋回事,有时候封面又变成原来的那个样,可能要等等一段时间,封面才会显现出来。悲摧啊悲摧

    异世妖醒 第二卷 清扬学院 第十章 谜情2

    “凛天学长”一转身抬头就无意间望进了身后那个俊美如天人般的男那双好似满含着说不清是深情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