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添我 别停_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阅读

    形缧菹6苯蠥陪我去敦化

    南路上的珠宝店选戒指,因为要我设计机械我在行,可是叫我选戒指,我可是大外

    行。的男友是珠宝店的小开,所以去他那看看,希望打可以打个折

    我选在兰25岁生日那天向她求婚,她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中,她很 腆的点头

    答应了,接着的几天,我们去挑喜饼,看婚纱,准备着订婚所需的东西

    我翻开万用手册,看到上面记录着,3/22兰回宜兰

    「哦!兰今天早上回去宜兰,晚上就回来了,我回去要赶快收拾我的东西

    」

    「嘟嘟」桌上的电话响了,心里正奇怪跑去那了,怎麽不接电

    话,抬头看钟,原来己经八点多了她早下班了,我拿起电话:

    「喂!找哪位?」

    「请问请问徐政在吗?」我听是!

    「是我是,你有事吗?」

    「我在你们楼下,可以上来吗?」

    她按着我名片上的地址找来了,电梯门开了,她走进来,诺大的办公室只有我

&nb快添我 别停sp;   们两人,我注意到她的眼睛红红的,好像才哭过

    我带她到接待室,倒了杯果汁给她

    「你有什麽事吗?」

    「怎麽,老朋友心情不好来找你吐吐苦水,不欢迎?」

    「没没有啦,只是很突然而已」

    她慢慢的告诉我,她工作上的问题,感情上的麻烦,她说她很怀念我们在起

    的那段日子,她很後悔因为年少爱玩而离开了我

    然後抱着我,我用力的推开她,她似乎无法相信我会推开她,而且是毫不考虑

    的推开她我拉整衣服,看着她

    「我要和兰订婚了,请你遵重你自已」

    「订婚你要订婚了」

    她像是突然掉入无底深渊般的疯狂嘶吼,不断的捶打自已突然她就像想到

    什麽办法似的抓住我

    「没关系,我不计较名份,也不会去你家闹,我不须要你供养我,我只求你让

    我和你在起,那怕个月只有天,我也不计较我真的很後悔」

    她又抱住我,只是这次很用力,我不太敢用力弄开她,怕把她弄伤

    「,别傻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而且

    你不是也有个很要好的男朋友吗?好好经营你们的感情才是对的」

    但她似乎没在听我说话,开始抚摸我,舌尖不断的挑逗我,自己解开她上衣的

    扣子,她竟然没穿内衣,而在我不知所措的同时,她脱掉了她的片裙,她竟然也

    没穿内裤

    她分明就是计划好的

    她拉起我的手,爱抚她自已的r房,我不断的说:“不可以!我们是不可能的

    了!”她却无动於衷的继续动作

    她把我推倒在地上,跨坐在我身上,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拉出我己涨大的肉

    棒,用嘴含住r棒用她 紧的红唇套弄着我的r棒,手配合着上下运动着

    阵阵的快感由r棒传来,我的意志开始动摇了

    她很有技巧的刺激着我的r棒,我的欲火渐渐上升了,她另只手不断的在我

    的“禁忌地带”游走

    终於,人类原始的反应是不容易控制,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用嘴吸吮她的||乳|

    头,双手不断抚摸着她的r房,而她口里直重覆着

    「占有我,尽情的享用我,没关系的」

    我分开她的双腿,看到她红嫩的|岤口流出闪闪的嗳液,荫唇正等待着似的张合

    着

    我手扶着r棒,对准了她的小|岤口

    突然我看到地上掉落了张红色的纸

    那是那是我和兰喜饼的订单

    那张纸就像春天惊蛰的春雷,打醒了个糊涂的人,阵强烈的罪恶感袭上心

    头,我像是个背叛 国的逃兵,不断的受到良心的谴责

    我匆忙的爬起身,穿回衣裤,捡起那张纸小快添我 别停心的折好,收到皮包里

    她时无法相信我态度上的转变,呆呆的看着我

    我捡起她的衣服丢给她,淡淡的说:

    「穿上衣服吧!这里冷气很强,你走的时後记得把大门带上」

    我走出接待室,关上门的同时,我听到她在门内哭泣

    回到和平东路的住处,兰己经睡了,我洗完澡轻轻的爬上床,回想着刚才的

    幕,心里想着“错次已经不得了了,我不会再错第二次了。”

    兰睡得很熟,我轻轻的吻了她额头下,盖上被,睡觉罗!

    早上回到办公室,看到桌上留下的便条:

    徐首席:

    八点半,位周小姐来,请你回电!

    她说她的行动电话有带。

    我拿起电话,考虑了下,又挂回电话,把那张纸条丢了。後来我告

    诉,以後除了兰找我以外,女孩子来都叫她留话,我再回。

    打了好几通电话找我,我都没回

    直到了下午七点多,开车回到住处,看到部白色的r停在便利商店门

    口,我减速看了看车牌,是的车!!她在等我?我要不要见她呢?

    我考虑了很久,决定现在不要回去,省得又有什麽举动,然後开车

    跑去木栅猫空看星星,直到十二点才回去。

    回到家,电梯门开,就看到我的门上留了张纸条

    我随手撕下纸条,开门进去,打开灯,把纸条丢在床上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去拿吹风机,面吹头,面看着纸条

    政:

    今天在楼下等你,看到你的车回来,又走了,我知道你在躲我,我不介意!後

    来又看到你的兰提着大包小包走来,我想大概是帮你整理家里吧?她本人比照片漂

    亮,你很有眼光。你快订婚了,很忙吧!

    我直等到十点多都等不到你,先回去了,祝福你们!

    我心想,她总算死心了,也好,虽然我看到她依然会心悸,但只是感念我们过

    去的那段日子罢了!

    「嘟嘟」床头上的电话响了,

    「喂!找哪位找哪位?」

    怪了,电话那头不说话,我不耐烦的对着话筒说:

    「喂!找哪位,再不说话我要挂了!」

    对方仍不说话,我就挂断电话「神经病!」我没好气的咒骂着,吹完头,上床

    就睡了

    也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忽然觉得有人在房子里走动

    心里正想着,不会是兰吧!叁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作什麽?但是我想除了房

    东,只有兰有钥匙,所以就对着黑暗的房间说:

    「兰!是你吗?」

    我想起身走过去,却发现手脚无法动弹,个念头闪过我的心头

    “天啊!是不是好兄弟进来压床?”

    我时紧张起来,用力的挣扎,慢慢才发现是被人绑了起来,我心想,该不会

    是有歹徒闯进来吧?想到这里,背脊阵凉,惨了!惨了!若是鬼还好,是人就

    糟了!!

    为什麽呢?因为若是鬼,我跟 无冤无仇应该只是吓吓我,不会伤害我,若是

    人,那可就不同了,就算是他的恩人,“人”也有可能对你不利

    突然,啪的声快添我 别停,灯被打开了,我的眼睛由黑暗环境中受到亮光的刺激无法睁

    开

    这切的环境都对我不利

    慢慢的,我的眼晴开始适应了,定睛看竟然是是她,!

    「你怎麽进来的?你有钥匙吗?」

    「我找了个锁匠来,骗他说我忘了带钥匙,他就帮我开门了」她的语气很温

    柔,慢慢的向我走来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刻意的打扮了下,上身穿了件白衬衫,外面穿了件

    连身的红色小碎花的背心式洋装,前面有排扣子,外面穿了件黑色的牛仔外套,

    脸上化了淡淡的妆。

    我又挣扎了下,还是无法挣脱,我就看着她,

    「这是你绑的?为什麽?」这时我才想起来,晚上的那通怪电话定她打的,

    她想确定我是否在家

    她跨坐在我的身上,然後趴在我身上轻轻的说:

    「我爱你,政!我要怀你的bb,但是你直拒绝我,所以只好」

    我听,天啊!这是什麽世界!还有这种事!

    「!你想清楚,我是定会和兰结婚的,你希望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别做傻事!这样对你和孩子都是不公平的!」

    「没关系!我只要怀你的bb後我就会嫁给我现在的男朋友,我会好好疼

    我们的孩子的,他也会有爸爸,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也会把bb当作自已的

    孩子样爱他的!」

    「你怎麽确定我不会说?」

    她笑了笑「你想要你的孩子被人虐待的话,你就说啊!」

    天啊!好狠的招数

    她起身脱掉身上的外套,再跨回我身上,我被她面朝上的绑在床上,像待宰羔

    羊般的无助

    她开始举起手,像是要自蔚,又像是要挑逗我,在自己的双||乳|上揉弄着!然後

    用手指滑过自已的嘴唇,她闭着双眼,像是在享受这切

    她伸出舌头,轻轻的卷起舔她的嘴唇。她只手正爱抚着自己的r房,另只

    手拿下她的发夹,她长长的卷发更增添抚媚。

    她趴下来,用舌尖轻轻的挑弄我的耳根,然後吻我的颈後,轻轻的呼出热气,

    再用她温热的唇吻我,而我并没有迎接她,只是呆呆的任她上下其手

    她又坐起来,慢慢的颗颗的解开她洋装的扣子,然後又用手爱抚着自己的

    r房

    她接着脱掉自已的衬衫,露出她白色有蕾丝边的胸罩,然後脱下她的丝袜

    我尽力让自已的东西不要有反应,可是我不是圣人,也不是柳下惠,更何况她

    长的也算是个美女,r棒根本不听指挥的点点涨大

    她似乎很了解我生理的反应,脱下了她的胸罩,用她的手指揉弄她已硬挺的||乳|

    头,她好像受不了这种刺激似的发出呻吟,她拉下我的裤子,掏出我红涨的r棒,

    夹在她双||乳|所形成的||乳|沟中磨擦

    阵阵的快感传到脑子里,她抬着头看我,然後加快了磨擦的速度

    「别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我这样说着,其实是太过刺激了

    她把抓住我的r棒,含在嘴里,用力的收紧她的嘴唇,用舌头在我的头上

    打转,然後配合着手上下的套弄着,她很用力的吸住我的r棒,脸颊凹了下去,我

    因为抵挡不了这种快感而闭上眼睛

    她放开了我的r棒,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

    「政,我好爱你!真的好爱你!给我个bb,快给我」

    然後脱下了她的内裤,她红嫩的肉|岤因兴奋而红涨着,她调整了位置,只手

    握住了我的r棒,对准了她自已的|岤口,小心的坐下去,但没进去。我在想,她

    定没试过这种方式所以进不去

    正在这个当时,阵酥麻的快感传来,r棒立刻被夹进个温暖湿滑的地方,

    她同时也发出声呻吟。

    「啊!,给我bb,给我」

    她开始慢慢的上下运动,双手正撑在我的手臂上,她的脸颊红涨着,我忽然想

    到第次见到她时,她的脸上也是红润的,只不过那是少女的妈红

    她开始加快速度,我慢慢被快感冲掉理智,也配和着她的动作挺腰,收腰

&快添我 别停nbsp;   她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双手死命的抓着我的肩头,我用力快速的动作着,我

    的每个动作都像机关枪打中敌人的要害样,她的呻吟简直到了忘我的地步,她用

    尽所有力气扭着腰

    她开始有含混不清的呓语

    「政!我bb要我」

    她手用力的扣住我,双腿死命的伸直,肉|岤中阵阵的收缩次次的夹住我的

    r棒,我极力的扭开她,因为r棒传来的信号告诉我,危急!危急!

    可是我没想到,她立刻从高嘲的快感中回过神来,用双腿夹住我,不让我把肉

    棒弄出她的小|岤,在她身外射

    因为从以前的,到现在的兰,她们总是在高嘲後很久才能平复,我本来

    想先让到高嘲,称她还在“回味”时把r棒弄出来射在外面

    啊!惨了

    我的r棒在她的肉|岤深处强烈的喷射,次次的收缩,似乎要把所有的液全

    射出去般

    渐渐的,我从精後的快感平复,发现她仍然趴在我身上

    「,你要的我都给你了,放开我吧!」

    「我要再趴会,增加受孕机率,你就忍耐会吧!」

    天啊!连“增加受孕机率”都打听好了,她是来真的了

    慢慢的睡意淹没了我, 不住瞌睡虫的啃 而睡着了

    「铃」闹钟的铃声叫醒了我。

    喔~全身酸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到底是真的,还是作梦?

    嗯大概是作梦吧!好奇怪的梦

    我起身进浴室去刷牙,从镜子中看到自己,好像是“越战归来”样的憔悴,

    突然看到手腕上有红色的瘀痕

    我恍然大悟,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是真的!

    我带着凌乱的思绪上班去了,这整天我都心不在焉,拿进来的文件我

    签错地方,接了好几通老客户的电话却叫不出名字,看到我的失常,替我向

    老总请了半天假把我赶回去休息

 &n快添我 别停bsp;  我躺在床上,却怎麽也睡不着,直想着要是真的有了,我该怎

    麽办?兰又该怎麽交待?虽然口口声声说“他”定会疼bb,可是要

    是秘密 漏了bb会不会被虐待?

    但是接连好几天,办公室桌上的便条没有再出现的名字,随着我和兰

    婚期天天的逼近,渐渐的繁忙的琐事让我几乎忘了那件事

    直到我们婚期前叁天

    那天我正好从厕所回到办公室经过的桌子,电话正响起,我看到

    正在公司的影印室里印东西,所以顺手接起了电话

    「喂!首席办公室,请问找那位?」

    话筒的那头沉默了好久才说话

    「政!是我」

    我听到的声音,就像被人下了定身符样,呆站在那里

    我直呆站了好会,她先打破僵局

    「我我等会要去做检查,看看是不是有了,你你等我的好

    消息!」

    然後她就挂掉电话了,我走回办公室摊坐在椅子上

    「好好消息?!?呵我的孩子」

    我失神似的念着,直到走进来,她看到我又“秀逗”了,大力的摇着

    我

    「喂!喂!回来罗!回来罗!」

    「啊?谁回来了!」我回过神来,

    「你啦!你回来了!」她笑眯眯的走出去了。

    我翻开手册,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从那天晚上到现在快个月了,莫非

    真的有了?我匆忙的找出她的名片,打去的公司,她同事说她请了半天假!

    我又打她的行动电话,也没开机,我直担心她,可是都没有回音!

    然後我溜出去,跑到她家门口等她,坐在车子里直等,直到我累得睡着了

    隔天早上,因为是在车上,睡得我全身酸疼,所以大清早就爬起来了,继续等

    眼睛瞄了瞄车上的时钟:06:05。

    突然,她家的门打开了,我睁大了眼睛看,这这,好像是她妹 ,好

    久没见了她长大了,也漂亮多了,我下了车走向她去

    她妹妹穿了身运动服,好像要去做运动,

    「小姐!你早,请问你是雅娟吧!我是你姐姐的朋友」

    「你你找谁,你要干嘛?」她很紧张的问我,

    这小妮子!以前坑了我那麽多场电影,吃了我那麽多的“麦当劳”,才过几年

    而已,就不记得我了,真是

    「我是她以前五专的同学,从南部上来出差,顺便来看看她」既然她已不

    记得我,就骗骗她,省得麻烦

    「她昨天没回家耶!我不知道」

    我开车回到公司,从窗户看着台北来来往往的人车,灰蒙蒙的天空

    十点多了,事情正忙着

    「哔」桌上的专用传真机发出接收完成的信号,心想不知道是谁,又有什

    麽事

    随手撕下传来的纸,漫不经心的瞄了下

    「嗯?字好眼熟」放下手边的工作,仔细看了下,是的字,

    她还真聪明,知道电话我定不会接,用传真就非接不可了

    仔细看了内容,我吓了跳

    政:

    其实我真都爱着你,当年我因为年轻贪玩而离开了你,我不奢望你会原谅,

    但是我还是必须告欣你专四的上学期开始,我晚上不是都去打工吗?所以我认

    识了个大我二岁的男生,他休学没念书,他就是那家连锁百货公司老板的独子,

    他很会玩,每天下班後都车开带我出去玩,那时我年少无知,认为那才是人生。虽

    然你是我的最初,我的切都给了你,可是,也许是愚蠢吧!我就糊里糊涂的离开

    你,我想这是我生中最大的错误吧!现在,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再接纳我,我也

    没有权利去破坏你和兰的生活

    现在好像连上天都在处罚我,我想怀你的bb都不可能了,我昨天去检查,

    医生说我不能怀孕,我想可能是以前拿“他”的孩子时受伤了,真是我自己活该,

    我现在心里好烦,好乱,妹说你早上有去找我,没用的!

    别再找我了,珍惜你的兰吧!也许是绝笔了

    我立刻打电话去她公司

    「喂!我找周雅苹,请问她在吗?」

    「她不在,我是她同事,请问您是」

    「我是她朋友,我姓徐,她有说要去那里吗?」

    「她请了假,说是心情不好要去散散心好像说什麽定情石的」

    定情石!?那是我们当年约定终身的地方,也是我第次吻她的地方,我立刻

    叫替我请假

    定情石,就是在思源哑口附近的块大石头,当年我们行人骑车到那去玩,

    就在那块石头上,她答应我的吻,正式的成为我的女朋友

    我的405在北宜公路上狂奔着,快速过弯轮胎发出的吱吱声,伴随着其他车辆

    驾驶人的咒骂声中我上了中横宜兰支线

    不知道为什麽,我的心里总是有不安的念头。

    车子过了栖兰苗甫,突然,有几部车,闪着红灯超过我,我看到他们的後挡风

    玻璃上贴着“宜兰县急难救助协会”的字。

    我的心开始发毛了,把车上无线电转到他们的频道

    无线电中传来消息:有辆车冲下山谷,地点在哑口附近

    天啊!不会做傻事吧!

    此时快添我 别停,又有几部急难救助协会的车超过我,我就跟在他们後面,路超车

    前面就是哑口了

    到了哑口,路边停了好多急难救助协会的车,有部可能是附近工程用的大吊

    车,正伸长了吊 正在吊东西,长长的钢索直往下垂到山谷里

    我停好了车,走向吊车那,看到路旁的护栏被撞了个大缺口,而那个缺口正

    在我们定情石的旁边

    我的心里有个数了,看看地上丝毫没有煞车的痕迹

    折腾了个多小时,吊车突然有动静了,开始向上收起钢索,我的心随着收起

    的钢索渐渐的紧张,直自欺着想着“只是巧合巧合,不会是的”

    车吊上来了,部扭曲变形的白色r,我看到车上的後视镜上挂着,当

    年我送她的只布娃娃

    「啊!可怜的查某囡仔可怜喔!」

    我受到雷殛般的震惊,直看着那个缺口

    今天是的葬礼,我到金山的个花园墓场去看她,远远的看她

    她的墓前站了许多人,是她的亲戚吧!还有个年轻的男人哭得很伤心,是她

    现在的男朋友吧!

    我直远远的看她,直到他们走了,我才轻的走过去,献上了她最喜欢的向日

    葵,因为以前我说她像向日葵,永远向着太阳,她永远像太阳般灿烂!

    我拿出了口琴,吹着我们第次见面时我吹给她听的歌:快添我 别停“萍聚”

    渐渐的,泪水模糊了我的眼,回想着以往的种种

    最後,我对她说:

    「,你安息吧!我原谅你了,真的!原谅你了」

    我上了车,看着後视镜中的自己

    回去吧!昨天已经结束了明天要和兰结婚了。

    发动车子,往我和兰的家开去,收音机里传来“那英”的歌

    「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

    换,无法想像彼此的空间,我们仍坚持各自站在原地,把彼此划成二个世界,你永

    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